糸悦音JH

随心所欲地胡言乱语

【凹凸cos團】求各位coser看這邊!!

這邊想組織凹凸cos團出2018年的香港ACG以及幾次私影,私影時間目前定於2018年下半年,具體時間會再商量,此團允許重角,目前已有五個人,希望有更多coser能加入我們。
*注意!此團出啲地方係香港!

【瑞金】格瑞梦遊仙境

请注意!
*有血腥、猎奇的情节
*故事內容离奇
*瑞金友情向
*大概是全员向
*格瑞=爱丽丝
  金=兔子先生
没问题就趕紧坠入仙境吧!

格瑞闭眼倚着自由之森的树枝,风拂过树葉和青草,沙沙的大自然声乐让人不禁头昏脑胀,思考完全被倦意堵塞了一样。格瑞平常不会在这种地方睡的,毕竟这里的新人多,怪物也多,打起来麻煩。今天实在是抵不住睡意了,就爬了上树,在濃密的树葉护蔭下睡着了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一把中气十足的少年音从天上的远方传过来,还逐漸迫近他,格瑞反射性的张开了眼睛,却摸不到平常一直放在身边的烈斩,格瑞皺了下眉头,从树上跳了下来。

他刚着地没多久,噪音来源就以身体呈大字形的形式着陸,他盯著金发男孩,那男孩突然用双手撐起上半身,脸上的表情非常趣怪。 “金?”格瑞疑惑的看着他说。 他看着外表看上去非常狼狽的金站了起来,表情痛苦地用手托着头,又好像想起了什么,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個四角箭头,金瞪圆了眼睛,然後惊慌的把四角箭头收好,耸了耸耳朵,绕着格瑞刚才拿来当屏障的树三圈,金晃动着尾巴,盯着树干上的一点。

然後金来了记矢量冲击,打出了一个树洞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格瑞就愣在一旁看着金跳进了树洞,他也急匆匆的跳了进去,打算追上那个跟平常不一样的金。 平常的金一见到他就会马上粘上来勾肩搭背,现在却无视了他的存在,而且那个耳朵和尾巴又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陷阱吗?看来必須得追上金才能暸解清楚现况。他一边分析着一边穿过用花哨的布碎和旧报紙缝合而成的隧道,最終掉在了街道上。

他环视四周,发现没人对他突然蹦出来的事而侧目,於是猜测这里应该经常会发生这种事,或者是没有人能看見他。 後面的那个原因就可以轻易地解釋到为什么金不理会他,但那只是个猜测 。

格瑞决定先追上金,他穿过大街陋巷,奔走在建築物高度差距极大的城市,尋找金的身影,马路上的車乱成一团,有一辆车的司机似乎等不下去了,他踩下快门,车子就脱离地面飞起来了,嗖的一声闪到一个低着头的五岁小女孩的旁边,格瑞眼见手快地把小女孩拉进怀中,待那辆車飞走了以後就马上放开了小女孩,但他感覺到小女孩在扯着他的衣服,双手还颤抖着,围观的人群也在纷纷细语。这些行为意味着他是有实体的,他在被人们看著,他一语不发地挣脱了拉扯,心里盘算着直接跳去对面的街道的可能性。

“大哥哥你在找谁吗?”小女孩拉住他的手,问道。

格瑞正想回答问题时,却被只剩下半边面皮的小女孩的容貌吓倒,肌肉的纹理和突冗的眼球暴露在他的眼前,格瑞微微收缩了瞳孔的表情被小女孩察覺到,小女孩摸着自己暗红色的半边脸,说:“这是国王大人留下的。” “国王?”格瑞疑惑地重覆唸了一遍罪魁禍首的称号,小女孩点了点头,然後指向了位於城市中心里的巨型红綠灯。

小女孩解釋道:“这个城市只有一個紅綠灯,它们亮起时有不同的意思。紅灯是断手,黄灯是柱子,綠灯是颳风。因为它们能控制这个城市的街道和马路,遏止人们乱过马路,是整个城市的铁则,所以我们把它们称呼为国王大人。”小女孩顿了顿,问:“你不是在找人吗?”
格瑞正想回答她,眼角瞄到的一抹金色使他猛地转过身去,金从一座建築物跳到另一座建築物,很快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。 格瑞说了声抱歉,並摔开了小女孩的手。在他起跳前,小女孩就对他吼了一句话:“你要小心!金狗狗是好人,銀狗狗是坏人——”後面的话就被呼嘯声覆蓋了,格瑞站在樓顶察看着金的去向,发现金往着他的正前方不断上竄下跳,格瑞快步跟上他。

追金的途中有不少危險的落腳点,先是麵档的藍白簷蓬,再跳上用彩帶连起来的电線杆,在建築物之间穿梭,一不小心脚滑身体就在兩座住宅之间的小巷里自由落体,幸虧格瑞反應快,见机伸直了手臂抓住窗框下沿,然後靠臂力蕩上去窗框上,像走樓梯一样边跳边走了很多扇窗才重新看到了金。 他们经过了不少地方,终於,金停下了。

就在这时,綠灯亮起了。

強风将毫無防避地站在边沿的金吹下樓,金坠落着,他在空中大叫着,格瑞见此,也跟着跳了下去,他盡可能的伸直了手。 “金!” 金彷彿是听到了呼喚声,他回头看着格瑞。

豈料,没注意周圍环境的金摔在百货公司的巨型气球上,桃紅色的气球颤抖了一下,他就被弹出去了。离金不远的格瑞嘗试抓住金的手,这一弹使得兩人的距離缩短了,但兩者的手的距離还差一截。

格瑞觉得下一刻看見的事几乎让他的呼吸停顿——气球被风颳起来的衣架钩钩破了,百货公司旁的一个半圆形白团子映入格瑞眼中,那个白团子张口,把风颳起的人和物都吞进佈滿了利齒口里。

在巨响声後的安静中,所有事物都以慢动作进行,气球中装滿了照片与五角星。滿天的照片印着格瑞与父母的笑脸、第一次与金相遇、参加凹凸大赛的自己脸上凝重的表情,许多过去的事情一一浮现在照片上。

五角星缩小,旋轉,放大着,完成这一系列的过程正好是格瑞的心跳一下的时间,星星与心臟同步,一闪一闪地反映出他的焦急、不安和希冀。

指尖与指尖的距離,只差一点。

“镜子啊——镜子——我真的还有未来吗?”格瑞被这把突如其来的声音嚇到愣了下,那把声音轻声地笑了几声,说:“当然是——沒有囉!” 五角星瞬間化为零碎的鏡子碎片,割伤了格瑞的手,痛觉使格瑞对时间的认知回到正常的状态,金亦被某种毛茸茸的东西捲入白团子的血盘大口中。

白团子合上口,魇足地晃了晃尾巴,口里的喀喀声清晰地传进格瑞的耳朵里。 喀喀。喀喀。

吃得十分香的白团子瘫在地上,它的肚子胀胀的,还一直胀大着。当它发现不对劲时,它的身体已經被黑色的箭头貫穿,它的身体裂开成一塊塊肉,血噴的四处都是。

格瑞的身上沾了不少血跡,湿滑的路面使他滑倒了,疲倦帶著眩暈再一次沖袭他的脑袋,他就这么瞌上了眼睛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bc
最後请各位猜一下白团子到底是谁,第一个猜对的可以问一个与剧情相关的问题。

随便写点东西